一直面對一種情緒,就是甚麼都做不了。『北方廣場』是一個自我救贖,告訴自己我沒有旁觀,我有做一些(事情),我心裡會好受一點。 IG 帳戶「北方廣場」版主

「北方廣場」是由一個中國留學生(下稱版主)於兩年前開辦的一個Instagram帳戶,內有六四事件比較罕見的舊照片,現時這個帳戶已有2萬2千個追蹤者。版主就讀藝術系,在疫情開始時比較空閒,發現到網上流傳的中國學生運動照片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張相。他希望保留中國的老照片,於是根據不同歷史事件去整理照片,並在「北方廣場」上發布。

--

--

過往文章(工學同行訪問) 日期:2019–06–04 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64493 文:黃雅文 蒙兆達是職工盟總幹事,在進入工人運動的「圈子」前,在93年是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。中學時期發生八九民運,捲動到當時還在中學的他參與。 當時,他是個中五生,這場學生民主運動對他的衝擊很大,與幾位志同道合的中學生組成了「關心中國學會」,當中還包括現時工黨區議員麥德正,及前職工盟組織幹事宋治德,連結不同中學的學生,為這場民主運動出一分力。八九民運被鎮壓後,普遍香港人的無力感很大,在民運低潮期間,1990年,中國取得亞運會的舉辦權,關心中國學會的中學生便聯同學聯發起杯葛亞運會的行動,因有著這班志同道合者,在鎮壓後社會氣氛低迷時,他感覺沒有這麼孤單,更立志升讀大學,繼續參與學生運動。 經濟改革的真相 升讀大學的第一年,自自然然便加入了中大國是學會,想法是希望多些了解中國,以至探討社會事務。當時是1991年,社會氣氛開始轉趨冷漠,身邊的人開始不想參與太多,對中國的看法也出現轉變,認為中國正在作出改革。蒙當時提出疑問,「鄧小平所講嘅改革嘅真象係咩呢?」蒙認為學生需要討論,因此舉辦民間國內交流團,探訪當地工廠,到宿舍和工人聊天,了解到中國在經濟改革下,由於政治權力被官僚壟斷,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平等狀況,日益嚴重。這令他們認清在改革開放下,經濟和政治是不能分割而談。

六四三十專訪:三十年前的中學生 今日的工會總幹事 — — 蒙兆達
六四三十專訪:三十年前的中學生 今日的工會總幹事 — — 蒙兆達

過往文章(工學同行訪問)
日期:2019–06–04
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64493

文:黃雅文

蒙兆達是職工盟總幹事,在進入工人運動的「圈子」前,在93年是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。中學時期發生八九民運,捲動到當時還在中學的他參與。

當時,他是個中五生,這場學生民主運動對他的衝擊很大,與幾位志同道合的中學生組成了「關心中國學會」,當中還包括現時工黨區議員麥德正,及前職工盟組織幹事宋治德,連結不同中學的學生,為這場民主運動出一分力。八九民運被鎮壓後,普遍香港人的無力感很大,在民運低潮期間,1990年,中國取得亞運會的舉辦權,關心中國學會的中學生便聯同學聯發起杯葛亞運會的行動,因有著這班志同道合者,在鎮壓後社會氣氛低迷時,他感覺沒有這麼孤單,更立志升讀大學,繼續參與學生運動。

經濟改革的真相

升讀大學的第一年,自自然然便加入了中大國是學會,想法是希望多些了解中國,以至探討社會事務。當時是1991年,社會氣氛開始轉趨冷漠,身邊的人開始不想參與太多,對中國的看法也出現轉變,認為中國正在作出改革。蒙當時提出疑問,「鄧小平所講嘅改革嘅真象係咩呢?」蒙認為學生需要討論,因此舉辦民間國內交流團,探訪當地工廠,到宿舍和工人聊天,了解到中國在經濟改革下,由於政治權力被官僚壟斷,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平等狀況,日益嚴重。這令他們認清在改革開放下,經濟和政治是不能分割而談。

低潮中的堅持

傘後學生低潮的狀態和六四清場後的氣氛相似,三十年前,蒙也感受過當時低迷的氣氛,像「十個救火的少年」的歌詞,有人開始灰心退場,堅持的人愈來愈少。當年,關心中國學會在高峰時期有多達100名學生參與,到之後減退得只有4至5名核心成員。蒙兆達提到成員麥德正:「佢喺暑假時打工,賺錢畀組織印單張。更用手抄一篇文章,來勉勵灰心喪志嘅成員。當中一段話大概係『公民社會意識的覺醒,不會有捷徑,默默耕耘累積的小事件能作出權力上的大改變』。」後來回想起,自己一直是堅信這個理念,令自己不容易迷失。

從學運走到工運

在大學時期,蒙兆達分別受到大學某些通識課堂及民間組織所影響,學習到一些運動理論的分析。當時,他認為如果要推動社會改變,不能靠政權的轉變,更不可能只靠一兩位領袖人物轉變;而是要透過民間抗爭的力量來推動變革。

「當時社區層面的工作主要被議會佔據,而自己的想法係對議會政治有一定嘅保留,因為香港環境下,議會是一個『代辦』的位置,並無做到充權。問題會重複出現,因權力關係始終無出現改變,所以選擇加入工會工作。」

組織工人,其實是把日常生活仿似遙遠的議題拉近,蒙認為能令不同行業的人知道,民主和我們的關係是甚麼。首要處理的是職場權力不平等的關係 — — 和政治的權力不平等一樣,每天在影響我們的生活。

當年,香港的職場對八九民運的參與其實十分高漲,如中華電力公司,就有2000個員工聯名賣廣告支持民運,以工人身份去參與是很強烈和明顯。八九民運期間,香港工人以職場作為立足點,登報表態和發動參與遊行,可謂遍佈各行各業。

放眼國際,不論波蘭的團結工會,抑或南韓的民主化過程,自主工會雖被定性為非法組織,但仍然堅持和工人連結,挑戰獨裁政權,發動政治性罷工;在這是八九民運和兩傘運動反映的最大不足,香港的工人未達到組織化的水平,未能具備條件演練政治性罷工。

學生勞工 密不可分?

曾經作為中大學生會的外務副會長,蒙畢業後即走進工人運動。他認為學生的組織力量能在院校內發揮巨大力量,連結工人。「學生喺學校接觸到左翼理論,如何連結到實際生活,付諸實踐?傘運後很多年青人未必有機會感受到集體嘅力量,而院校係一個可以實踐組織工作嘅地方,連結校園內被剝削嘅工人,作出制度上嘅改變。」因此,職工盟的工會亦會與現存的學生組織合作,到院校宣傳工會及組織工人,透過合作,提高工人的階級意識。時至今日,社會再度政治化起來,當群眾運動再次出現,工人在運動中會佔據甚麼位置?這是個有待解答的疑問。

--

--

過往報導
日期:2017–02–06
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47422

事主廖先生

香港公共服務欠缺手語翻譯,嚴重影響聾人生活。去年12月,聾人廖先生與家人發生爭執,警員接報到場,無法與他以手語溝通,將他送往急症室,醫院亦沒有安排翻譯,輾轉將他送到青山醫院,留院7天。廖先生無故被留院多天,更因沒法上班而遭解僱。

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,事件令人震驚,反映警員及醫護人員對手語的認識貧乏,「怎可能一個從沒有精神病、打手語的聾人,會被人當作有精神病」。「龍耳」創辦人、手語翻譯員邵日贊指,社會對手語認識不足,往往造成誤會,認為政府應該把手語定為官方語言。

--

--

過往報導
日期:2020–02–07
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70598

這幾星期,香港醫護經歷了多少個無眠夜。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惡化,香港已出現多宗本地傳染個案。醫管局員工陣線本周發起罷工,要求政府及醫管局加強防疫措施。同為護士的情侶張先生和龍小姐,由周二開始參與罷工升級行動,與一眾伙伴共同面對未知的恐懼。

張先生和龍小姐是一對90後情侶,同為提供緊急服務的護士,過去四年半於新界西服務。昨日他們與同事走到元朗連儂牆,親手製作白絲帶,連同醫護罷工單張派發予途經市民。

內科病房防護裝不足:平時每日都要換5至6套

龍小姐是內科護士,站在抗疫最前線,任何有上呼吸道感染、發燒的病人均會送到內科病房留醫。她坦言,現時的個人防護裝備絕對不足以對抗傳染度高的武漢肺炎,「平時做嘢每日都要換5至6套PPE,口罩係唔可以重戴,量血壓出返病房,個口罩理應要掉,而家上頭真係會數住每個醫護人員每日唔可以用多過幾多個口罩。」

早前流傳相片,在醫院執勤的警務人員穿著全身保護衣,而時刻須接觸病患的前線護士則被限制口罩用量。不少醫護人員在「醫管局員工陣線」的Telegram頻道上亦不時抱怨,認為政府聲稱會加大力度支援醫護人員,實際視醫護性命如草芥。

--

--

過往報導
日期:2019–12–16
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69364

(獨媒特約報導)昨晚,旺角街頭再爆發示威活動,防暴警察發射多枚催淚彈清場。早前食環署的指引稱將安排「特別小隊」主理清場後的清潔工作。今早6時半,記者在「催淚彈重災區」彌敦道亞皆老街交界、山東街及鼓油街一帶發現,沒有配戴眼罩及N95口罩的食環外判清潔工開始清洗街道。在打掃期間,地上微粒不斷揚起,清潔工「硬食」催淚煙殘留物。惟食環署衞生督察在場監工時,未有對清潔工作出相應指示。曾觀察清潔工在清場後清理街道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,食環署沒有執行指引中建議的清潔方法,再者,清潔工人未經處理毒物的專門訓練,署方應開設新標書處理化學廢料。

--

--

昨日去看電影《手捲煙》,反正都上映多時,又啱啱遇着剛剛買了導演映後分享的場次,就導演所講的作個簡單紀錄。

開場第一幕就已十分喜歡電影的整體色調,電影講述一名華藉英軍關超(林家棟飾)退役後在金融風暴投資失利損手爛腳,一名軍隊伙伴更因此自殺身亡。關超則揹起對方的債務,不斷尋找方法,撈偏還錢。2019年,關超遇上南亞裔「古惑仔」文尼(Bipin Karma飾)逃避陀地黑幫大佬泰哥(袁富華飾)和其手下辣雞(白只飾)追殺的故事。

﹡ ﹡ ﹡ ﹡ ﹡ ﹡

手捲煙象徵

手捲煙不是成煙,沒有預先包裝好,需要過程去捲動煙絲和煙紙,再用口水去黏實煙紙。導演認為抽手捲煙的人是不會輕易和他人分享香煙,因為捲煙時會把口水留在煙紙上,變相要「吃人口水」,所以只會和有一定情感基礎的伙伴分享,故手捲煙是情感傳播的途徑。

(補充,上一輩的人喜歡不加濾咀抽煙,俗稱棺材釘。令我回想起,在2017年浸大跟工潮時,曾經有一個保安捲了枝棺材釘給我,我卻吸到成口煙絲,狼狽不堪。)

導演認為用手捲煙作為意象,是難以用文字詳述。若要簡單解讀,捲煙可說是一個沉澱狀態。由角色慢慢拿起煙絲,壓在煙紙,再慢慢點火,煙熄了又再次點起的過程(沒有成煙的助燃劑,比較難點起),整個過程都是重要的演繹和表達。

導演又提到,現今香港人沒有消化情緒的時間,現時大家聽歌、睇YouTube片,如無特別的twist發生就會飛。他講述過往夾band、聽pink floyd 長達16、17分鐘的歌曲,才能真正意會到歌的情緒、脈絡。捲煙亦然,那怕只有一分鐘的沉澱時間。

﹡ ﹡ ﹡ ﹡ ﹡ ﹡

狹縫中生存的人

電影主要在重慶大廈取景,在大廈生活的人與兩名主角的設定無異 — — 就是在狹縫中生存的人。男主角關超是退役的華藉英軍,是一個沒有其他工種可取代的獨特行業。不過,華藉英軍遭解散後,港英政府沒有給予退役安排,英國政府不收留他們;特區政府亦然,沒有將他們轉職為警察,他們只能存在於一個無法過渡的狀態。另一男主角南亞古惑仔文尼,是土生土長的第二代,操流利廣東話,但因為香港人不視他為香港人,返回原生地卻沒有一個熟悉的人,不被視為當地的一份子。導演便把這兩個相同狀態的人扣連在一起,有別於過往的江湖電影。

有一幕提到,關超需還清債務,故和台灣古惑仔合作走私金錢龜。關超取了一隻金錢龜回家,金錢龜就只懂不斷從膠魚缸逃脫,但又被捉回去了,不斷重覆。這亦是香港人一直的狀態,一個無限循環。上一代人曾認為香港是福地,希望發大達、有自由。惜夢想可以因為一場金融風暴而破滅落空,人卻已在香港「洗濕了頭」,無法脫離這個循環。

--

--

黃雅文 Nga Man Wong

黃雅文 Nga Man Wong

現為獨立記者,關注香港社區、勞權議題 Independent Journalist from Hong Kong, focusing on Human right, community news and labour right issues 報導是梳理想法和情緒的出口,希望能繼續執筆,紀錄香港。